银翼

生无可恋

The Bird of the Hermes is My Name,Eating My Wings to Make Me Tame.

【方王】微草密林2

流水账作文风ooc,进展缓慢
果然我上一章赶得太急了字数有点……
好想写对话!好想写方王相遇啊!
这个算西幻paro吗?
--------------

2-1

王杰希用新生儿般的目光打量着这个绿色的世界。

他摊开手,握紧,再摊开,再握紧,如此反复。
看来我还活着。
他站了起来活动有些坚硬身躯,感受自己生命的活力,血液流淌,心脏跳动的声音。

身体机能的恢复并不能代表大脑受到的损伤也能一并痊愈。王杰希大脑中的记忆如同一张刚刚被漂白的纸,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也记不起来。

我在哪儿?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些烂俗小说中的用厌词汇此时一个一个地蹦了出来。即使不想承认,可事实上就是发生了。

事实像洪流,这么一来,墙也挡不着,同样一
边倒--不信也得信。

迷惑无助的人的心情一般都会陷入焦虑。
大脑的昏昏沉沉如同在王杰希焦躁的心中又浇入一桶油。他不断地捶打自己的脑袋,甚至揪自己的头发,然而这样做换来的除了疼痛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

“可恶…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意识到这样折腾下去无果,王杰希尝试在周围找找有没有什么人烟或者森林的出路。结果只在自己醒来的地方附近发现了一顶宽大的尖顶帽以及一把银色尾巴的笤帚。

握着笤帚柄,熟悉的触感通过手心传达到每一个神经。笤帚的暗褐色显得有些古旧,柄上刻着繁复的花纹,却与自己的手掌十分契合。笤帚尾更是极品,不知是哪种动物的毛发,闪着盈盈白光。

“真漂亮……”

王杰希不常将情绪表露于颜。但此时,他握着一把笤帚细细端详,不,欣赏,手指摩挲着上面精美的纹路,对它爱不释手。即使脸上没有太大的波澜,但是并不阻碍喜悦之情的流露。

笤帚上留着许多或长或短的浅淡伤痕,但都得到了精心的护理。

这些伤痕记录了荣耀还有些许淡淡的忧伤。

它就这样一直站在主人的身边,不离不弃。

“灭绝……星辰?”

王杰希陡然发现笤帚身上的花纹绘出的上几个文字,他从来没有见过,但是却脱口而出。

王杰希先是惊讶,接着灭绝星辰发出了一缕缕银光,向着王杰希涌来。

前一刻,王杰希的眼前一片白,就好像得了雪盲似的什么也看不见,下一刻头痛如潮水般袭来。不似之前的闷痛,而是撕裂般的阵痛!好像要把大脑捣碎重塑一般。

“唔啊啊啊!”

王杰希触电般放开灭绝星辰,按着头倒在了草地上,蜷缩着,抑制不住地痛呼起来。眉头紧皱,冷汗直流。他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以缓解大脑因疼痛造成的缺氧。
那根本不是什么白光,是一根根细线,抽丝般从灭绝星辰中向外延伸,链接王杰希的大脑。

细线动了起来,每动一下,王杰希便觉得大脑被狠狠剜了一下。接着,细线开始快速地编织,织成了无数个古老的文字、咒语,烙在了那张过分白净的纸上……

王杰希想这样痛昏过去,可是每当意识模糊时,疼痛又将自己拉回清醒的现实,继续经受着精神上的鞭打。

终于,最后一缕线织成了最后一个字符,疼痛退去,同时灭绝星辰的光芒也暗淡了。
整个过程仅仅持续了数分钟,但王杰希觉得自己已经把这辈子过完了。

他被折磨得精疲力尽,连站起来都做不到,只能放松了全身紧绷的肌肉,翻过身仰躺在地上。不顾形象地贪婪索取着空气,头发被冷汗浸湿粘在两颊上,面容惨白,狼狈不堪。王杰希没有精力去想这些,他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要变天了--风起云涌。

2-2

微草密林是一片绿色的海洋,她是温柔的,她将丰硕的果实无私地奉献给她的子民,把独有的美丽展现在天空之下,微草之上,自然之间;她却又是残忍的,无数魔兽盘踞在森林深处,这是她圈养的看门犬,也是受她庇护的忠诚的骑士……

根据微草史书记载,只有初代微草之王进入到了微草的中心--陨星古木。他的日记记叙了途中他所见的不可思议的微草密林:

……我独自一人进入了微草密林的内壳,我被眼前的这一切惊呆了。内壳的景色完全不同于外层和中层。外层充斥这明媚温暖的阳光,它是最温柔的;中层交 错的枝条编织的绿荫下隐藏着无数杀机,它是冷漠的;而内壳……

我已经无法用文字去形容自己所看到的,即使是最古老的精灵文字也无法去赞颂她的美丽,那一切就像梦一样。我所能描述的仅有这些:

如果外层是晨间的光,中层是雨前的云,那么内壳就是傍晚的霞……

2-3

昨天的中层刚刚下过一阵暴雨,空气湿度偏高。

水洼中的水已经凉透了。

方士谦跟在林杰身后,竖着耳朵,左右环顾,时刻保持警惕,生怕有巨兽突然袭击。
气氛就好像凝固了一般,彼此沉默着,你不言,我不语。

鞋子踩进了水洼里,混着泥土的雨水溅上了擦得发亮的皮靴,发出啪啪的响声。

林杰先打破了沉寂。
“士谦,你觉得刚刚那魔兽的吼声像不像哀鸣?”

方士谦的脸上沾满了雨水。他本来就长得高,到了树木长得低矮的地方难免被糊一脸,再加上昨日暴雨,树枝繁茂,方士谦这么一过去便被淋成了落汤鸡。他那坨成鸡窝的头发沾上了不少雨水,那一会儿戒备的功夫,水又糊了他一脸。
方士谦没有想到林杰会停下来,意识到他这个样子失礼了,赶紧手忙脚乱地把脸上水擦得干干净净。

林杰当然不会在意这些,他只是微笑着静静地等待方士谦打理完(虽然也不可能打理干净)。

快速折腾完后,方士谦才回答道:“我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个。林队发现了什么吗?”

“刚才那个响动绝不是两个大家伙在互喰,而是‘猎杀’。”
“您是意思是那里有人?其他的佣兵队?”
“大概吧,这也仅是我自己的猜测罢了。”林杰挥手示意方士谦跟上,“诺,我们现在不就是去一探究竟吗?”

其实士谦稍稍猜对了一些,那里有人,但绝不是佣兵队,如果那个飞上天的人影不是我看错……
这绝不是魔兽的互噬,而是单方面的虐杀。

“猎物”是魔兽。

此时他们正站在一个巨大魔兽的遗骸前。

“哇噻!那么大的一只,够吃上仨月了!”
“士谦啊,别看玩笑了,这种魔兽是带有诅咒的,你确定吃了不会闹肚子?”

黑独角,有鳞,巨尾,通体暗红,前爪锋利,后肢发达,吻赤,双獠牙……呵,牙都被打断了。
炩兽。

“我就开个玩笑。”方士谦撅嘴,“看特征,是只雌的。”吻短但是尾部细长。
“哟!林队,看,那里还有一只小的!”

而林杰的关注点并不在这里,他刚刚在尸骸附近找到了一顶沾着血的尖角帽。

“哎……那崽的尸骸不过是蜕下的鳞壳,它早就溜了……”方士谦自言自语地嘟囔着。

“士谦,过来看。”林杰举着那顶尖角帽,“看来那个人还在这附近。与如此巨大的魔兽搏斗,伤得应该也不轻,走不了太远。咱们在附近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既然是受了重伤,那么最快捷有效的方法就是沿着血迹寻找。可是,这四周除了淡淡的血腥味,没有看见任何血迹。

难道受了重伤还能有精力在短时间内隐藏自己的行踪?林杰想。
“试试沿着血腥味,可以找到吗?”
“不太可行,气味太淡了,而且混杂了魔兽血液的气味,你知道,魔兽的血有多恶。”
“那我们分头去找。”

如此人才岂能错过?

---------
那个什么炩兽是我瞎蒙的,勿深究。
下一章试试方王相遇
(那么就都没有方王戏份我都不好意思打tag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