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

生无可恋

The Bird of the Hermes is My Name,Eating My Wings to Make Me Tame.

【百日方王/27天】那个人


OOCOOCOOC

小学生辞藻堆砌产物

狗血老梗出没

注意避雷





1. 打开门看见那个人时,方士谦便知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2. 聒噪,聒噪,蝉在叫。

王杰希避着阳光,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人淌着热汗的脸。他背着光,阴影里的8脸更显得发红,像蒸熟的红薯。

王杰希头脑发昏,挣扎地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两条腿都架在了那个人的肩上。

“放下。”王杰希瞪了他一眼。

“哟哟哟,王杰希,有劲就神气了?刚刚怎么不再多跑个几圈?” 对方显然没什么好脾气。

“也比刚跑两圈就没了人影的家伙要强。”

“哼,不就是一千五?哪天天气好了,你爷爷我分分钟跑给你看。”

“接下来几周都是高温预警,好天气?不存在的。”

“……”

“况且你不是嚷嚷着要去后勤组吗?”

“……”

“结果每次比赛都兴致勃勃想要冲锋陷阵,活力十足啊。”王杰希翻了个白眼。那天生异相加上一本正经的性子着实让人生趣。

可那个人一直以来都不这么认为。 他咬牙切齿地,想骂些什么又吞了回去,用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手上的力道没轻没重,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在王杰希的小腿上掐出了红印。

王杰希吃痛却一声不吭,暗暗在那个人肩上施压。

两人较上劲了,谁也不服谁。

后来,也不知是谁先卸了力道,才结束了这孩子般的怄气。

“切,我说你就个宅逞什么能耐,自己不行还那么拼命。你看,一到终点就栽地里去了吧!”

“那也比某人……”

“停停停!打住,别再提这屁点大的事儿了!”

“没门。”

“好好,爷爷我都屈尊来伺候你了,就不能松点口?”

“啧……老师呢?”

“把你交给我照顾,然后去治那群熊了。”

“这儿还有一只呢。”

“哼,不和你争。你那低血糖还是低血压什么真是够呛的,我快累死了。”

累死了还不快放下我的腿。王杰希心里槽着那个人还没有意识到这尴尬的姿势有多么不妥。虽然王杰希觉得自己辛苦点没什么,他爱咋咋地,但是对面女生炽热的目光已经要把自己穿了个洞。

“低血压……不是这个姿势。”

“哦,这个我懂。放腰间……但你也知道,手累。”

你这姿势让我快把今早吃的东西倒出来了,王杰希腹诽。“你好歹放标准点……算了,还是快放下吧。”好像哪个姿势都有点糟糕。

“哈?你让我放我就放企不是很没面子?”说罢,那个人拽住脚踝又往上拉了些。

那家伙也耍套路?! 王杰希咬紧了后槽牙。

“我这是认真完成老师交给我的重任……顺便发扬一下同学兄弟间的友爱精神。呸,我对你有什么友爱精神?鸡皮疙瘩……”

那个人一边叨叨着,一边把王杰希的腿放下来,面上看着挺凶恶,实际动作小心翼翼,顺便拍拍膝盖上的泥土。

“一定要这么拼命吗……”那个人的声音忽然飘入王杰希的耳朵里。

“当然,我有能力,就有责任。”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

“切,耍什么酷啊……”

王杰希和他并排坐在乒乓球桌上,四周没有树荫,只有毫无遮拦的艳阳;没有沁人心脾的花香,只有混着汗臭的滚滚热浪;没有沁人心脾的花香,只有无休无止,令人厌烦的蝉鸣……

王杰希活动活动酸麻的腿,聒噪的声音扰乱心绪,心中滋生了些奇怪的念头,他忽然开口:“你对林杰老师怎么看?”

“哈?你问这个干什么?”话一出口,那个人脸色就变了,皱起了锋利的眉,道,“当然是敬佩了!”

“那你对我怎么看……”看着对方不解的神情,王杰希也在疑惑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他盯着那个人乌黑的眼瞳倒映出自己的影子,感到有些可笑。

“我觉得你……”聒噪,聒噪……

可恶的蝉鸣……听不见。






3.聒噪,聒噪,城喧嚣。

“铃——”设定五分钟一响的闹钟规规矩矩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被子中的人蠕动了一会儿,伸出手依着声音摸索那个叫嚣的小家伙,然后一甩劲抡到了墙上。并没有什么用,磕白了个角的闹钟仍然兢兢业业地响着。

被子中的人最终投降,顶着一头乱发艰难地爬起来,捡起闹钟,抠出电池,又重重地放回桌上。

方士谦抓了抓乱发,迷糊之中又想起梦的残留记忆。

那家伙怎么会问出那么愚蠢的问题?

但我回应了什么?

【我觉得你……】烦,不想了!

当方士谦带着起床气打算爬回床上睡回笼觉时,猛然记起了什么,和着睡衣就冲出房间打开了对面房间的门……然而那个人早已不见踪影。

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房间里,那个人睡过的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一尘不染的床单。如果不是床单上微微的热度,空气里浅浅的男士香水味,就会有房中不曾住人的错觉。

他还是那样早出晚归……方士谦想。

“什么鬼玩意儿!”方士谦似乎再无法保持冷静。

他已经三个月没有看见那个人了,即使处在同一屋檐下。

方士谦大学毕业后便与他断了联系。方士谦坚持创业打拼,与其它商业伙伴建立起自己的公司,虽然这公司和他大学本科专业毫不挂钩,但经过几年的磨砺,如今已顺风顺水。

待他叱咤风云的年代过去,他便撒手不理朝政,重任交给了可靠的后辈。即便他还年轻,但他这人本就随性,经历了大风大雨后反而更向往闲云野鹤的生活,逍遥自在。偶尔会有几份重要文件需要他审批,他挂着个职位,每个月都有一份可观的“退休工资”。

有时过意不去,会象征性地到公司坐坐,调侃调侃顺便指导新人,其余时间也就宅在家中,打打游戏,看看新闻。久了,闲不住,就发了张出租房屋的告示……

方士谦没有想到,当他打开门,看见的竟是那张阔别多年的面孔,还有他手上拿着的是那最不起眼的出租告示。

“好久不见。”对方开口道,“你是这里的房东吗,方士谦?”

方士谦盯着他的脸,一下没反应过来,脑子一热便支支吾吾地否定了:“不……我不是,我,我是一起合租的。房东说他有事出远门让我帮他代收租金……”

“直接打到他账上就行了,”那个人低头又仔细看了看告示,“但是告示上只有电话号码,我拨个……”

“停停停!他不就是不放心嘛!何必打电话扰他!国际漫游挺贵的!”

“那这电话……”那个人狐疑地瞟了眼方士谦,大小不一的眼睛看着有些渗人。

“那是很久以前的告示了。”

那个人没有再说话,任由方士谦自说自话地圆谎,没有揭穿,只是静静地收拾自己的行李。“我住哪一间?”

声音响起,方士谦才记得领着他来到房间,他卧室的对门。

那个人带的东西很少,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公文包。他似乎对这个住处很满意。整洁的房间,清新的壁纸,有舒适的床,有木制书架,床头的柔光灯……充斥着温馨。

收拾行李只几分钟,俩人时隔几年的寒暄也不过是句“以后请多多关照”。他们之间仿佛隔着一层厚障壁,相距几年的陌生。

收拾完毕,那个人留下租金就离开了,据他所说是去应酬。

也是,他一直这么忙,忙到脚不着地。

那是方士谦唯一一次看见他,接下来的相处的日子,那个人就好像鬼魅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方士谦起床时,他早已离开;方士谦睡觉前,他还未归。甚至方士谦在客厅看电影熬夜,太阳初显微芒,他彻夜不归。有时,方士谦困得倒头就睡,醒来发现有人给自己盖好了毛毯,电影的光盘也退了出来,茶几上贴了张便利贴。

【熬夜对身体不好,早休息。】

天完全亮了,城市演奏着交响曲,每个音符都为之忙碌。

喧嚣至极!







4.聒噪,聒噪,小嬉闹。

王杰希儿时的记忆中有这么一个小孩。他俩住街的两头,王杰希住南,他住北。

上学时,街中部的一条小道是必经之路。

王杰希忘记何时与他相识,但记得每当上学,那个小孩总是在路口“等”他。无论什么时候,王杰希到路口时,他总是巧合般地出现,悠哉悠哉地从角落走出来,好像他也刚刚到一样。

那小鬼却别扭着脸,有时嘴里嘟囔着,怎么又遇到你了,真烦人……

王杰希觉得莫名其妙,明明是你跟着我啊……

至于那个小鬼总是跟着自己,王杰希后来也知道了答案。

那天,王杰希身体不舒服,起晚了。上学时,远远地看见那个小孩。

他可能左等右等等不到人,有些着急,深吸了几口气,鼓足勇气,像要赴死刑一般走了出去。

男孩都有调皮的性子和好奇心,王杰希也是,他悄悄地跟了上去,想一探究竟,为什么他一直跟着自己。

小孩走到一户人家的铁门口便停下了脚步,虽然男孩还倔着脸保持冷静,但是他攥紧的手发着颤透露他害怕的内心。

门口拴着一条土狗,嘴里的涎水顺着锋利的犬齿滴下来,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的男孩。每当男孩向前走一步,它便恶狠狠地吠几声。

男孩绕了个大弯,当终于绕过大狗时,他已经精疲力尽,手还在止不住地抖,但是脸上还是那般倔,即便眼泪已经在眶里打转。

这是一个男孩的坚强与勇气。

跟在他身后的王杰希在心底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倔得一批的小鬼头!

第二天,王杰希依旧在路口遇到了那个男孩。男孩和往常一样,仿佛昨天的那场惊心动魄没有发生。

王杰希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脏兮兮的草戒,把其中一个递给了那个男孩。

“奶奶说,带上这个就不会怕土狗了。”

“谁,谁说我怕土狗了!胡说!我可是男子汉!”男孩的脸一瞬间涨红,慌慌张张地反驳,好像还咬到了舌头。

“可我昨天看见了。”小孩心口直,还不知道避开别人的痛处。

“那,那是,它,它在怕我!”

“好吧,爱要不要。”王杰希把草戒丢到他手上。

男孩接过草戒,一脸不情愿,还是小心把草戒贴身放好,又突然说道:“你不会也怕狗吧?”

“不怕。”

“那你为什么要留着另一个?”

“给我同桌莉莉的,她也怕狗。”

男孩有些不高兴了,撅起了嘴:“不行,那个是我的!”

“你不是有一个了吗?”

“掉了。”

王杰希拗不过他,把口袋里剩下的那个给了男孩,打算找个时间再给莉莉带一个吧,却不知一忘忘到了毕业。

男孩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似乎已经把王杰希当成朋友了。

吵吵嚷嚷的对话也不过一条小路,嬉笑之间,时光流逝……

5.聒噪,聒噪,出口角。

方士谦在学生时期非常受欢迎,女生在情人节会送给他巧克力,男生在课间会约他出去打球,成绩优异品行优异,老师也十分喜欢这个学生,他的小调皮也在情理之中,无伤大雅。

同样受欢迎的还有另一个人,只不过他不在意这个,他曾经说过他或许更喜欢帮助野生动物回归自然交配繁衍,不知道能不能加点学分。

在离毕业还有一年时,方士谦对隔壁班的一个女生产生了些许好感。他给她写了一首小诗,表达自己的心意,却收到了女生的拒绝。方士谦感到出乎意料却并没有放弃。

毕业的那一天,方士谦想找到那个女生当面表态,但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他看见那个人和她并肩走在了无人的校园小道上,女生侧过头对那个人有说有笑。那个人也会细心将她头上的落花拂去,阴影里的那淡漠的嘴角似乎也有了些弧度。他们就像情侣一般。

远处的方士谦攥紧拳头,用指甲狠狠地扎着手心,提醒自己不能被愤怒冲昏头脑,忍住了往那个人脸上揍一拳的冲动。他愤愤地走出了校门

后来,方士谦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愤怒,是因为她拒绝了自己?还是因为被自己当做兄弟的他抢走了她?

方士谦认为自己不是因为这种事愤怒的人,他找不到自己愤怒的原因,只是当时看见那个人,心中便燃起了无名火。

一年后,方士谦鬼使神差地打电话给那个人。

他没有换电话号码,手机接通了,但是那边信号不是很好。

“喂,您好。”因为信号不好,他的声音有点失真。

“喂,你和她……怎么样了。”方士谦不知道怎么开口。

“哪个她?”他或许是在山里,树叶的沙沙声和鸟鸣的回声传入了听筒。

“你女朋友。”

那个人有些惊讶。“分了……在你看来是分了。”

“我X,你把别人肚子搞大了就不顾了吗?!”

喵喵喵?

“我对她什么都没有做。”

方士谦挂了电话,心情却不能平息。

不久之后,方士谦才知道那件事情的真相,是那个女生告诉他的。

她的父母希望她大学毕业后就嫁人,但是她希望能专注学习,找到稳定的工作成就一番事业再考虑婚姻问题,所以她拒绝了他人的好意。

她为何要和那个人做假情侣?因为她不想父母再给她安排相亲对象。

为什么不找方士谦?因为王杰希看起来比较稳重可靠,她父母比较能放心信任。

那个人似乎说过他喜欢帮助野生动物回归自然交配繁衍,是不是有这一层意思???

方士谦恍然大悟,这个误会似乎闹得有些大,他需要一些时间来给自己冷静。

如他所愿,投身于工作的方士谦,很快平息了这心中的波动。

心结解开,嘈杂的内心回归往日的平静。






6.宁静时刻

方士谦醒来后,发现定时的闹钟已经停了,想到那个人应该又不知所踪,放弃地埋进枕头睡回笼觉。

但是清醒的大脑和他作对,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他起身,习惯性打开对面紧闭的房门。出乎意料地,那个人正安静地窝在被子里。

空调似乎开得有点凉了,方士谦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化作无穷的喜悦涌上心头。那心情就好像小孩丢失的玩具又回到手里时的心情一般。

方士谦三步并两步走到他身边,蹑手蹑脚地。他还在睡觉,呼吸平稳,眼底是一片不能忽略的青黑,睡得很熟。

方士谦忍不住伸出手摸摸那柔软的发,有喜悦,更有些心疼。

忽然,书架上的手机响了,方士谦连忙关了声音,见那来电一直打来,他犹豫再三还是接了电话。

“前,前辈您好,请问让我代替您参加公司会议确定是您的意思吗……我担心……”对面是个青年,声音有些怯怯的。

“你好,抱歉,他有些事无法接电话。”

“这……”

“但是,按我的意思,我认为他是相信你的能力才把重任交给你的,所以相信自己!别辜负他!”

“是!”青年受到鼓舞似的,情不自禁地回应。

放下手机,方士谦才认真打量周围的环境,不似上次进来时的那般整洁,满地的资料,满地的笔记本,里面写满了字,打着符号,箭头。看见一张纸上,信任二字被那个人用红笔圈了又圈。

方士谦会心一笑。

帮那个人掖好了被子,调高了空调温度,悄悄地走出房间,细心地关上了房门。




#6.5

王杰希醒来后感到头昏脑胀,看了看手机显示时间,想到英杰应该开完了会,翻身下床换好衣服,顺便把房间整理干净。

走出房间便闻到早饭的香气,他看见餐桌上的一碗肉粥和两枚煮蛋以及一张便利贴。

【辛苦了,白痴。】

王杰希惊讶,随而脸上添了一分笑意。

“煮蛋真难吃。”






7.万声之和

方士谦被邀请来到几个大佬一起举办的酒会,他本不喜欢这种场合,要穿不舒服的西装,系繁琐的领带,头发要用发胶打理好,还要满面笑容对着一群钞票,不对,对着散发臭铜味的红酒。

满怀低气压的方士谦故意来迟了,虽然后果是被各路人士罚酒。几年的磨砺也锻炼了酒量,喝了几杯头脑还是清醒。

忽然间,他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人。

那个人也被灌了酒,虽然旁边的人帮他挡了几杯,但看样子他的脑子有一些当机。

方士谦摆脱了周围的人,从人群中拽出了他,拔腿边往水池边跑。

跑着跑着经过树林,那个人被拌了一下,整个人扑在方士谦身上,方士谦感到酒味扑鼻而来,一冲动把这个一米八几的男人打横抱起来。

到了水池边远离人群,方士谦把人放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枚钻戒。

“我觉得,我可能喜欢的是你……我……对你可能是喜欢吧……”方士谦脸红了一片,“不许拒绝!”

那个人脑子可能也有些清醒了,一甩手把盒子连钻戒扔水里去了。

“唉!WOC!”方士谦扑进水里,拯救戒指。

“我不稀罕这种东西,是另一个。”

方士谦一脸蒙逼,抹了抹脸上的水,大声喊道:

“王杰希,我方士谦喜欢你!”

王杰希笑出了声。方士谦不爽,甩了他一身水。

“笑什么笑,你答应不答应!”

“废话。”说罢,王杰希也跳进了水里。

两个人拥抱着,亲吻着对方,不顾名贵的西装破损,也不管精心打造的发型被弄乱,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抱歉,我找遍附近的山也没有找到那株不怕土狗的草戒。”

“很凑巧,我这里正好有一对儿。”

万声之和一句“我爱你。”


END

————————————————
终于肝完了,让我休息一下!
和时间赛跑啊!

接下来我可能看不到太太们的文了,进入苦逼与世隔绝的高中生活!

所以在这里先给后面的太太们喊加油了!!!!!

瞎涂涂

想补KLK了

喜欢小姐姐

求黑金视角

党费【8/N】

指绘,三张都差不多,偷工减料,画到后面没耐心了

在医院撸了一晚上,果然安静的环境造就效率【因为医院没WIFI】

因为画的时候螺丝出框了,所以就有三个效果不同的图

想画骚包【划】小恶魔的螺丝很久了!

【7/N】党费

REPO

我应该是最后一个了😂

【惊蛰】己
喜欢惊蛰的

(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春雷惊醒蛰居的动物,也意春耕开始好像是这个。我觉得挺有激励的意味的,垂死病中惊坐起【不)

货到的时候还在外地旅游,大概昨天才收到,心急如焚。已四刷完毕。

当初追连载的时候可是心惊胆战的😂

每当战士牺牲都鼻子酸,心痛。

文中有太多牺牲了!不仅仅是牺牲生命,还有许多重要的东西……

队长的牺牲,战士的牺牲,不知名人物的牺牲……都牵动着读者的心

牺牲是有意义的。
就像一个人的死亡能够使人物成长,从而促进情节的推动发展。

牺牲是战争必要的,它也换来了胜利,更让我们看到他们可贵的精神。

以上是我胡说的,

再次感谢大王带来那么精彩的书,也爱你!

辛苦了。

果然还是要艾特啊 @咸鱼科学官 爱你

强行雷瑞(BUG多,画完才想起雷狮衣服好像没有口袋)

勾线翻车日常,什么时候才能改掉画着画着画偏的习惯啊

党费(6/N)

为冷CP添砖加瓦

机械师和魔法师,西幻浓厚的一对

越到后面越潦草

党费(4/N)

为产雷瑞粮的太太们打CALL!

性转注意!

教你如何掩饰不会画手的尴尬。

基友看之后吐槽:你以为塞了俩馒头就是女生了?

难道不是?

想埋在雷狮的胸里哭到窒息

【喻王】点与点之距,心与心之间

•第一次写喻王x
•考试后遗症(躺
•本来想留作吾王生贺的,但是我觉得我撑不到那天了orz
       

  

    喻文州和王杰希在一起有五年了,但掐着指头算算他俩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估计也不到三百天。因为他们是只能通过现代技术进行沟通交流谈感情的比较苦逼的异地恋,也只是比较苦逼。

       
   喻文州在广州,王杰希在北京;喻文州在南,王杰希在北;一个靠海,一个内陆;两地直线距离约为1960公里,海拔高度差为32米;纬度差为16º38',经度差为3º08',时差以北京时间为准忽略不计;从北京飞往广州大约三个小时,来回约六小时;语言文化不同,饮食习惯有别,水土不服等等各种各样的障碍都不能阻挡他们擦出爱情的火花,而且能保持如此温度长达五年之久,天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或许是因为喻文州的谦谦如水,又或许是王杰希的耐人寻味*。

  但所有他们的一切都归于命中注定。

  直到一天,喻文州出国了。

  更大的阻力将他们分开。

  他们之间的屏障不再是秦岭—淮河一线,而是广阔无边的太平洋。

  手机关机前,喻文州给王杰希发了一条微信,配的图是一个完美的圆,圆上一一条通过圆心的弦——直径。

喻文州:[图片]杰希,我与你就像是圆上的这两点,虽然直径是最远的距离,但是我对你的爱——

【直达圆心】

等了两分钟,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喻文州叹了口气,关了手机。

BAD ENDING  (:

[据说在成绩没出来之前拆鸳鸯会遭报应]


“好巧,你也来美国旅游吗?”

“喻文州,我想告诉你……”

“?”

王杰希将画在纸上的圆的直径对折,用笔将两点扎了个对穿。

“我们之间从未存在距离。”

是啊,只要两人真心相爱,什么距离都如同浮云。

有你,足矣。

HAPPY ENDING



——————
已经放弃LOF的排版了……

写篇文还要查一堆数据要死啊🐸
好久不写文了,考试完写的这一篇拿去给邻居看,太居然说:你写的作文?不错啊

我那时候不知道该哭该笑😂

*对于耐人寻味,我真的觉得不知道要用什么词形容王杰希,想到神秘莫测,冷静自持,父爱如山,深不见底等等词,感觉一点恋爱的酸臭味都没有,所以用耐人寻味这个莫名其妙的词(书到用时方恨少……

其实我就是想表达

我王不是情话杀手⊙▽⊙

眼疾手残组

依然是画在草稿本上,上课走神产物

狐跳

“亲爱的爱丽丝,你掉进的可不是兔子洞哦~”

难得画了个BG,严重狐跳不足,甜到炸!
愚人节怎么不来一发疯疯癫癫的童话?

纸是真•草稿纸,也不想画完了,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