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

生无可恋

The Bird of the Hermes is My Name,Eating My Wings to Make Me Tame.

【方王】智障们的藏头诗

又名《藏头诗引发的虐狗事件》《披着情书外皮的心机藏头诗》

难得的文艺。

聊天体

Start

方士谦一脸懵逼地站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方士谦一脸焦躁地在密密麻麻乌漆抹(ma)黑的人群里寻找一个大小眼的身影。

方士谦依然坚持不懈地在一个寒冷的傍晚寻找一个失踪的大小眼。

第二天新闻头条《身价百万的治疗之神竟冻死街头》(呸!

最后,方士谦还是生无可恋地掏出了手机,进入了聊天页面。

至于为什么不打电话。
因为剧情需要

职业选手群

防风:喂喂,王杰希你在吗?@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

防风:你现在在干嘛?迷路了?

王不留行:

我从宇宙的边缘来
在世界的尽头
找到了无价的宝藏--
你。

防风:•……
•王杰希你抽什么风

防风撤回了一条信息

防风:

王得江山赏群雄,
杰雄宴上饮欢酒。
希異明战得大捷,
你我同欢醉一宿。
抽鞭驾烈马,
哂笑北蛮军。
么要吓破胆儿作孬种,
风烈男儿挥剑战个痛!

王不留行:

方只一瞬之间,
士已渡过千山。
谦谦君子立江岸,
傻傻等待汝归来。
比鸟归,夕阳落。

防风:

你嫁我娶
才是结局
傻得可爱
逼人犯贱

别离开我
闹得不可理喻是我的错
我愿用我的一切换回你
快回来吧
冻风刺骨难忍
死不瞑目不值
街边巷口白雪皑皑
头头是道的鹦鹉雪里沉睡
了了无几的花儿风中凋零

王不留行:

那个梦里
你是云霞
在我遥不可及的天边
哪时我可以触碰你的一丝一毫。

防风:

我告诉你我的私房钱在哪
被子的棉心里
绑着红丝带的被子
嫁给我时你和我一起买的那床。

王不留行:

坐下来,静下心
等待着风儿吹起
撕裂了长空
票起了青丝与白发

防风:

你在那一头
是天边的远山
制造着寒风和暴雪
障阻在你我之间

王不留行:

Friendship of us is broken.
Understand you is my pleasure .
Catch you ,bad boy.
Kill you ,that a joke.
You  are mine.
Own things.
Usually do.

防风:

想起青春时的种种
太复杂的心情交织在心头
多想回到从前,回到过去。

王不留行:呵…

防风:哟,不文艺了?

王不留行:•你不怕冻死街头?
•我看见你了

防风:那你还不过来?

王不留行:理由?

防风:

我不知道要怎么表达
爱是不言而喻
你是否能了解我的心

王不留行:不准用诗歌。


“我爱你。”

“嗯。”

“不表示一下?”

“我爱你。”

“就这样?不厚道啊。”

“方士谦你不要得寸进尺。”

qiu~

不一会手机,手机震动了几下。

夜雨声烦:我擦,有没有弄错啊,这里是群啊!要秀恩爱自己开小窗去啊!简直闪瞎了狗眼,还让不让单身狗活命啊!大家都还在啊!

夜雨声烦撤回了一条信息。

夜雨声烦:

我打开了窗
擦亮的是心灵
有阳光进入瞳孔
没有舍得眨眼
有阳光进入心里
弄得心底一片温暖。
错不了,这是上帝的馈赠。

啊,
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切。
里外充满活力
是血液在奔跑。
裙裾因风起,下面是一片春色
啊,
要不要这么变态。

秀出照片,俩人亲密
恩恩爱爱,粉色泡泡
爱不释手,横刀夺爱
自食其力,自力更生
己已巳
开山劈地,盘古耕地
小心火烛,天干物燥
窗变的小豆豆发芽了
去到西天取真经。
啊,脑细胞死亡!

简单?
直男变弯。
闪亮?
瞎子打枪。
了解
Doge
眼睛释放动感光波

还没有写完?!
让我死吧!
不想写了!
让我自杀吧!
单挑不下去了!
身体和心灵炸裂!
狗命一条快拿走!
活个球!
命中注定,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啊!
大海啊,都是水。
家里啊,没有钱。
都阵亡ing
还有三个字……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啊,革命的胜利!

------------事后-----------
方王表示那天走散的事不假
但是秀恩爱是故意的

你们微草这两个成年人调皮。
微草药丸。

Finish

++++++++++++++++++
其实只要看每一行的第一个字就可以了,其他地方都是凑字数加特技的,真的不要过分深究。

那段英文,咳,请当作chilish翻译。

乌漆抹黑好像是我这的地方话

以及黄少的那一段……原话本来有五六十个字,结果硬是删成这样,最后的藏头诗也是超敷衍,心疼我自己,补偿一个吧

(爱之深,黑之切)
日上三竿矣,
黄鹂枝头立。
少年出门去,
天天与鱼嬉。

其实我喜欢的是黄少恬(走!

评论(22)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