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

生无可恋

The Bird of the Hermes is My Name,Eating My Wings to Make Me Tame.

【方王】酒逢悲欢

醒目【主食不是肉】
第一次开车,不熟见谅
Ooc

夜深而人不静,临近午夜,大城市依然灯火通明。

一连几天,天气总是阴雨连绵,那积蓄在半空中的雨云不知何时会降下倾盆大雨,也许是下一秒,也许是明天。

天气是那样捉摸不透。

就像那个人一样。

方士谦觉得浑身不舒服,总认为今天会发生什么事,也许是捡到了钱,也许是会被车撞。

噢,这该死的天气。

就像那个人一样。

但,有多久没有见过他了?

现在,方士谦只想寻觅到一家酒吧,小饮一会儿,然后回家,并不想在街上停留过久。

他走进了一家较为安静,装修得体的酒吧。

“黑啤。”他坐上吧台前的椅子,瞥见旁边有着一瓶将要见底的白兰地。

也许那个人离开去吹风了吧。方士谦想。他望向窗外,看不见月亮,就像自己离开的那天晚上一样。方士谦端起杯子饮了一大口,把心中的苦涩连同酒液咽进了肚子。

喝了大半杯,那酒瓶的主人才拿着酒杯回来,身影有些摇晃,似乎喝醉了。因为酒吧里光线柔和昏暗,方士谦没有在意也没有看见对方的脸。

直到对方开口……

“方……方士谦?”

方士谦才猛然反应过来。

太熟悉了,怎能不熟悉呢?那声线,那音调,还有叫自己名字时那种不可言喻的情感。通过这声音,方士谦脑海中立即勾勒出他的脸,他的眼,他的唇,他的眉……却描绘不出那神来。

他缓缓转过头,对上那双大小眼。

“好久不见,小队长。”

“好久不见……不过我已经退役有两年了。”

“我知道。” 气氛逐渐尴尬起来。

“呵…”王杰希干笑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两个人只是各自喝着自己的酒。

最终先开口的还是方士谦。

“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和女朋友闹别扭了?”

“分了。”他稍稍停顿了一下,“两天前。”

方士谦有些惊讶。

王杰希有女朋友已经是职业圈里人尽皆知的事情了,一直以来都相处得很好。虽然是方士谦退役后的事情,但是在他们确立男女关系时方士谦也匿名加入了烧死异性恋的行列,顺便送上了自己的祝福。方士谦万万没想到,这对相处融洽,处了少说有两三年的伴侣会分了手,他连给他们结婚时的份子钱都准备好了,然后你现在告诉我你们分了?

“我就知道你这不懂浪漫的家伙得不到女人的芳心,哎,多好的女孩啊,浪费喽。”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一些暗喜,难道是因为王杰希在情感上失利的幸灾乐祸吗?方士谦认为不是这样的感情。

其实方士谦和王杰希也处过一段,但这段恋情以方士谦退役为结束,也只是一个悄悄进行的恋情。

好吧,虽然说是恋情,两个懵懵懂懂的少年能知道什么?能做到什么?更别说还有一个不解风情的工作狂王杰希。在交往的那段时间里,他们也不过是接了一次吻,握了几次手罢了,连约会,进行烛光晚餐,去海洋馆、游乐园,甚至连说“我爱你”都没有。青涩的心里只装着荣耀和胜利,再装不进其他。

王杰希没有搭腔,他只是静静地啜饮杯中为数不多的酒,酒的后劲带来的潮红渐渐蔓上他的脸。

方士谦只好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

“失恋就失恋吧,大声哭出来吧,别揣怀里,憋屈自己。来,兄弟我的肩膀给你靠,没什么丢人的。”

“天下那么多个好姑娘,再继续找呗,大不了找个男的,再不然就保持单身呗。”

“世界这么大总会有你看得上眼的。”

“再说了,那姑娘和你分手是她没有福气,对不对……”

“是我提出分手的……”王杰希喃喃道。

这次换方士谦沉默了,只得干笑两声。

尴尬的气氛再次萦绕,夹杂着酒香,形成了一堵横在他们之间的墙。

最后,方士谦见王杰希已经醉得迷迷糊糊的了,便喝完自己杯中的酒,付了钱,架着王杰希离开了酒吧。

方士谦找到了自己的车,把王杰希放进了副驾驶座,并好心地给他系牢了安全带。

方士谦感慨,喝醉的王杰希比平时不知可爱多少倍。的确,王杰希那精明的脑袋被酒精侵蚀变得迟钝,任由方士谦的摆布。他迷迷糊糊的一举一动,甚至是唇间发出的轻微呻吟都挠得方士谦心痒痒。

方士谦开车不像游戏里的那样狂炫酷霸屌炸天,而是稳稳当当的。退役后多年的时光早已磨掉了轻浮的棱角,变成了一个真正成熟的男人。

而王杰希呢……他还是那老样子,那个处于微草巅峰的王者,也是那个承担了一切的傻瓜。

方士谦瞥见了对方眼底无法消退的青黑,心中一阵心疼,腾出右手想要拂去那片阴影,却被对方的的手拦下,只得变个方向摸摸他的头发。

一路无言。方士谦也不知道要送王杰希回家,还是回自己家,最后车方向盘还是稍稍偏移了方向……

这路上了轻微的颠簸,让王杰希感觉自己身处摇篮,渐渐地放松了身心,大脑完全放空,任由酒精在身体里横行霸道。

不知是本能、意外还是有意,王杰希的头向左倒去,靠在了方士谦的肩膀上。 方士谦不由得被吓了一跳,刚想开口,却看见脑袋的主人眼睛半眯,便只是推桑着,让他回到原位。一连了几次,方士谦最终妥协地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开车尽量不动右手。

还好我买的车是自动档。

“别走……”王杰希的嘴唇翕动,吐出了几个字。

“英杰,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小别,加油努力啊……”

“柳非,好样的……”

“士谦,我想……我爱你……”

“微草是冠军……”

方士谦觉得幻听到自己的名字,差点猛踩了个刹车,偏头看着那个罪魁祸首。

酒后胡言……吗?

终于到了家,不过是方士谦的家。

方士谦把王杰希搬到了客房。

本来安分呆在他身上的王杰希突然用力,把方士谦压倒在床上,然后啃:-P:-P:-P:-P:-P:-P咬着他的后颈。

“艹!王杰希你在干什么!?”方士谦翻过身阻止对方的突然举动。没想到对方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方士谦感觉下腹一片火热,却也回应起对方。

这吻不带任何的技巧,只是单纯的唇齿相触,又像两头野兽一般互相撕咬,血腥味弥漫在唇齿直接,夹着浓浓的酒香。

是王杰希的唇主动离开对方,他喘着气,脸上满是不自然的潮:-P:-P:-P:-P:-P红,接着唇舌移动到方士谦的颈脖,像只小猫似的胡乱舔舐。

王杰希,你在撩我?发酒疯么?

方士谦捧起对方的脸,再次吻上那红肿的唇,然后天旋地转。

情欲还是战胜了理智。

方士谦在身下人的脖子,锁骨留下了所有权的标记,扒:-P:-P:-P:-P:-P:-P下他的衣服,一路吻:-P:-P:-P:-P着胸膛,小腹,还有……

王杰希在这过程中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挣扎,只是任方士谦的触碰,他只是望着天花板出神。这种事他们以前也曾做过……

由于生理需要,他们恋爱期间也做过,那时生疏的动作着实让王杰希笑出声来,但这声轻笑被一阵惊叫盖过。

“啊!等、士谦……放开!”

方士谦的头埋在两腿之间,似乎没有听到似的继续着他的“工作”。王杰希便用手去推,但身体却异常疲软,嘴里泄出阵阵呜咽。

当王杰希即将释:-P:-P:-P:-P:-P放时,方士谦松开了嘴,用拇指指腹堵住了洞口。

“方士谦,放开……”王杰希板着一张脸,但在情:-P:-P:-P:-P:-P欲的渲染下却显得十分诱:-P:-P:-P:-P:-P惑。

方士谦笑道:“刚刚到底是谁先撩我的,嗯?”同时就着唾液将俩手指送进了穴:-P:-P:-P:-P:-P:-P:-P口。

“嗯,呜啊……”王杰希发出了几声呻:-P:-P:-P:-P:-P:-P吟,逃避着方士谦的调笑,用手臂捂着脸。

方士谦见他这样也没有再去欺负,也不再委屈自己,把**c进了扩张好的穴:-P:-P:-P:-P:-P口中,开始了抽:-P:-P:-P:-P查。

拉灯……

“啊……不、不要,停下……”

“不要停下?”

“哈啊……不……”

王杰希的呻吟和着窗外不知何时下起的暴雨的雨声,似乎是一首动人的歌。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已经s了多少次,久未经情:-P:-P:-P:-P:-P:-P事,疲惫不堪,酒精肆:-P:-P:-P:-P:-P虐的身体经历着一次次浪潮,他已经筋疲力竭了。

嘴合不起来,声音倾泻而出,鲜红的舌头曝露在空气中,津液蜿蜒;眼合不起来,充满欲:-P:-P:-P:-P:-P:-P:-$望,晶莹剔透,泪水流淌;腿合不起来,承受着撞:-P:-P:-P:-P击,痛苦,欢:-P:-P:-P愉……

方士谦好像在即将要去的时候问了什么。没有听清,亦没有回答。

事后,方士谦清理完毕,一起相拥而眠。

在王杰希沉入梦乡前,方士谦问道:

“王杰希喜欢方士谦吗?”

“讨厌。”他回答

对方明显哽了一下。

“那王杰希爱方士谦吗?”

“不爱……”

“才怪。”

“晚安,杰希……”方士谦亲吻了王杰希的唇。

清晨,雨过天晴。

这天气真好。

就像那个人一样,美好,可贵。

===============
第一次被屏蔽居然有点小激动

没有能赶上520521……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