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

生无可恋

The Bird of the Hermes is My Name,Eating My Wings to Make Me Tame.

【方王】微草密林 1

爷爷我说话算话,即使写得再烂也要憋出来!
赌五毛,我有这个脑洞时,连霍比特人都不知道。
作文风

1-0
微草密林,位于微草地界中南部,美丽神秘的大森林,其间甚有千年古木数余棵。树梢围绕着荧绿色的魔力因子,每至夜幕降临,漫天的银星与幽幻的密林相互呼应,此美景令人叹为观止。
在这美景的背后,却蕴藏着无数危险。

微草密林分为外层,中层,内壳和中心。微草居民一般只在微草密林外层活动;为了图利的商人最多也仅硬着头皮触碰到中层;不害怕死亡的佣兵队才敢进入中层乃至内壳;传说只有初代的微草之王到达过微草密林的中心--陨星古木。微草密林中层及更深的区域到处都是魔兽的巢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除了近几年来有个长着嘲讽脸的家伙把这里搅了个天翻地覆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人可以进入内壳了。

1-1
“主啊!你怎么又到这里来了!”一个身着黑袍的青年从远处跑来,跟上了一个正在前行的队伍。
“是士谦啊,”为首的魔道学者停下了队伍,回应到,“都说了多少遍了,到了外边要叫我队长,真是的,都不长点记性。”林杰笑笑,拍了拍方士谦的头。
“哦……知道了,林队。”方士谦理顺自己被拍乱的头发,露出了一对尖耳朵,“等等,不对!你才不长记性啊,都说不要总是到那么危险的地方溜达,你就没听过!”方士谦炸了毛连敬称都不带了。
“我都全副武装成这样了,你还不放心?”
林杰掀开了自己的斗篷,露出了一身轻便的铠甲,魔法袍配铠甲显得不伦不类。

这位是微草地界现任的主人--林杰。
而另一位是方士谦--一只吸血鬼。

“哈哈……好了好了,不是还有你吗?我能有什么好担心的?”
男人笑起来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阳光,暖到心底。他的笑容,不,他本身就是照耀微草地界的阳光,温暖、温和。
“我就去这一次,怎么样,士谦?”
“请您务必保证自身安全,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那么我们出发吧!”

队伍已经接近了中层。密林深处传来了可怖的压迫感。刚刚一路说说笑笑的人们也闭紧了嘴巴,握紧了武器,打起十二分的警惕。因为在密林中,一棵树都可能会对你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
“林队,为什么你一定要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我在宫殿里日复一日地处理政事,难得有闲暇之余可以出来散散心,这都不行?”
“微草药园也不是挺好的吗?”
“那是因为……”话还未说完林中传来魔兽的吼叫声,惊起了一群飞鸟,树木和大地都为之撼动。
“是魔兽!全队注意安全!保持警惕!”
“林队,快,我们去安全的地方躲一下。”方士谦将林杰往隐蔽的地方扯。
林杰却没有反应,站在原位一动不动,望着刚刚惊起飞鸟的地方,脸上还露出了些许兴奋的神情。
“士谦,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看看。”
“什么?!”

1-2
一个少年静静地躺在树下,旁边散落着折断的树枝。显然他是从高处摔下,坠到这里的。

我是谁……
少年的眼皮微微颤动。

少年只感觉自己浸在了泥潭之中,没有声音,没有光线,没有生命,只有自己。
全身的骨头仿佛被碾成了粉末,后背的皮肤嵌入了锋利的石块,四肢被巨刃牢牢钉住,动弹不得。大脑一片混沌,时不时的刺痛却无法使自己保持清醒。喉咙嘶哑发不出声音,隐隐尝到了些许血腥味。

我是谁……

我在哪……

好可怕……

就这样死去吧……

好像也挺好……

少年想。

忽然,一道白光刺破了黑暗,进入了泥潭深处,牵出了那位少年。

【孩子……】

我还活着?

【认真听……】

谁……

【你叫做……】

我是……

【王杰希。】

王杰希。

少年睁开了眼睛,阳光占据了他的整个视野。
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在一瞬间又回归了身体,不再是冰冷寂寞的泥潭,不再是寂静黑暗的世界,一切变得清晰起来。
雀鸟扑凌高歌,鲜花艳丽娇媚,古树参天挺立,还有泥土露水的芬芳……

“我是……王杰希。”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