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

生无可恋

The Bird of the Hermes is My Name,Eating My Wings to Make Me Tame.

【方王】负负得正

应该是个黑道paro
OOC
方神病态

R街---鱼龙混杂之处。

“嘭!”一声枪响划破夜空。
一个身着黑衣的人喷出了血液到在了冰冷的地上,眼睛圆睁,死不瞑目。
王杰希收回枪,用绢子仔仔细细地擦拭枪管,要把上面混杂着血腥的硝烟味擦去。
直至把枪支卸弹、拆解,收进箱子,他都没有走动一步,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
因为他知道,一个乌黑的枪口正顶着他的后脑勺,并且随时随地都可以崩了他这个漂亮的小脑袋。
呵,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王杰希并不感到慌张,因为身为一个杀手,为了击杀一个目标会准备十几种方案以应对类似现在棘手的情况。
现在他要做的是妥协,说卑鄙点的就是诈降。
我只需要和对方聊聊天,他想。
王杰希放下装着枪支的箱子,举起双手,开口道:“那个是你的人?”
说的当然是那个躺在地上的家伙。
“是啊,而且还是个重要的家伙。”后面的那个人顺脚踹了踹那尸体。
“那可真是抱歉。”
“不用这么说,”充满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死了的家伙不需要去悼念,况且死在别人手里也只是说明不过是个废物。”
王杰希慢慢和他周旋,等的就是他放松警惕的时候。
“落在我手里就不要想逃跑啦。”对方向他靠过来。
王杰希微微一震,哼…不过是虚张声势。
“话说回来我好像还没有报上我的名号吧,”那人凑近王杰希的耳畔,说话时的热气喷在他的后颈,
“方士谦,‘治疗之神’方士谦。”
王杰希听到这个名字脑子似乎懵了。
方士谦,那个鬼医方士谦。不仅是个技术高超的医师,而且还是一个用毒的好手,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人于无形。
王杰希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口鼻,但是他知道已经晚了,牵动肌肉时几乎发不上力。
“现在你还想逃吗,小猫咪~”
“什么时候?!”
对方轻笑两声:“在你杀死他的时候。”
偏过头看着一动不动的尸体,不解。
方士谦看出了他眼中的疑惑,用轻佻的语气道:“我曾经在他的体内注射药物,它会积蓄在血液当中,当他流血或者死掉的时候,药物便会脱离血液融入空气麻痹人的肌肉神经。虽然这药物对本体也有害,不过这些废物也就这点作用了。”
“你让自己人做诱饵?”
方士谦没有回答,他将王杰希转了过来,面对面。
“我开始对你有兴趣了。你叫什么名字?”
“魔术师王不留行。”
“我是说真名。方士谦也是我的真名。”
王杰希当然知道这个是真名,道上的人都知道治疗之神很浪。
“王杰希。”
“是个大小眼啊。不过长得不错。”方士谦用手睁了睁王杰希正常大小的那只眼,“和我处一个吧。”
“什……!”
“咱俩都是男的,不就很搭吗?”
“什么鬼道理?”
“我可没有开玩笑~”方士谦完全不害怕暴露自己的性取向,“再说,咱们都是恶人,用得着害怕什么狗屁舆论?”
“别扯上‘咱们’,那不过是你一厢情愿。”
“别这样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杰希。”方士谦用枪挑起王杰希的下巴,“我可是很看好你的人哦,虽然我不介意在你身上用家伙开几个洞……嗯,比如说从你的左眼穿过去……”
“那可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王杰希开启了嘲讽。
“哦,忘了告诉你,你吸进去的药物可是有一点小小的附加作用哦。”方士谦不坏好意地瞪了回去。
“……”不用他说,王杰希早已知道这药物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全身上下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口干舌燥。
他暗暗骂了一句浑蛋。
即使是这样,王杰希也没有将任何不适表现在脸上。方士谦以为自己的药效是不是延迟或者无效了。
“那么,杰希,接下来我们还要继续玩耍吗?”
“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方士谦先生。”王杰希笑道。接着,他把嵌在指甲中的注射器狠狠地扎入手心。他注射的药物能刺激肌肉的神经,有效而快速地抵御麻痹神经类毒素,当然剧痛是刺激神经的最好方法。
这个剂量可以暂时抵御麻痹五分钟,王杰希在心中默默记着时间,手上也不闲着,掏出藏在袖口的枪对着方士谦的脑袋就是两发。
虽然这枪一共只有两发子弹,但是不得不承认它的藏匿效果确实很棒。
借着方士谦闪避的空档,王杰希迅速后退,很快便消失在黑暗的巷子里。
“杰希跑了啊。”方士谦懊恼地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随即失望的神情快速被狡黠覆没,“不过跑不了多远。”
方士谦知道即使王杰希拥有能够刺激神经药物,但是另一个药效可是无法消除的,也就是说……
方士谦慢慢踱步进入巷子的阴影处,深入数米便听见刻意压制的喘气声。
哈?原来刚刚杰希就和我隔了一堵墙啊,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前进两步,左拐,再向前三步。
“晚上好啊,杰希,咱们又见面了。”
方士谦借着月光享受地看着眼前的人。
面前的王杰希哪还有刚刚的神气,倔强一般地靠在墙上,一手揪着衣领,一手死死地扣着墙壁,眼睛却瞪着方士谦。满面潮红,眼泛水光,口喘粗气,有气无力,硬生生将这气势折了八分。
“tmd混蛋……”王杰希骂出声来。
“杰希你有些欠调教啊。”方士谦就这样笑盈盈地走近。
五步,方士谦扔了手上的枪。
四步,王杰希向后退了一些。
三步,方士谦扯了扯衣领扣。
两步,王杰希抗药素时间到。
一步,方士谦挑起对方下巴。
零步……
方士谦的唇吻上了王杰希的唇。他的舌头粗暴地撬开贝齿,扫荡口腔,强盗一般掠夺口腔中的空气。最后分开……
“王杰希啊,我们两个都是身负几十命债的人啊。”方士谦一手捧着对方的脸,一手揽着对方的腰,以防没有力气支撑的人儿倒下去,“你觉得世界上除了彼此还有谁会要咱们?恶人就要有恶人的样子啊!”

“所谓负负得正不是么。”

夜还很长………

----------------------
乖孩子们别想了,大概是没有后(肉)续(荤)的了。
我在写谁啊?到最后都不知道写谁了。
第一次写这种奇葩梗,呵呵…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