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

生无可恋

The Bird of the Hermes is My Name,Eating My Wings to Make Me Tame.

[方王]把你的后背交给我

这个故事源于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问了我一个问题:“如果我手中拿着刀,你会放心地把后背交给我吗?
-------------------
1
方士谦做了一个梦。

梦到自己是一个潜伏在敌对组织的老大身边的特务,并且成功地获取了他的信任。
而这个倒霉的老大就是王杰希。
到了某一天,两个组织之间的关系到了水深火热的阶段,方士谦的上级命令他将王杰希杀死。

“方士谦,我问你一个问题,”王杰希说,嘴角带着一些上翘的弧度,“如果你手中拿着刀,你,相信我会将后背交给你吗?”
听了他的问题,方士谦心里一惊,攥紧的手掌满是汗水。他努力平复自己的慌乱,以为自己的身份败露,对方将要抹了自己。
“我……”他没有回答。
王杰希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将一个盒子交到方士谦手中,然后就去安排琐事。
方士谦颠了颠手中的盒子,据它的重量和盒中轻微的响动,便猜测到这盒中放这的是一把匕首。

后来,方士谦杀死了王杰希。在王杰希背对着他处理事务的时候,用他给他的匕首,干脆利落地下手。
方士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被刺得生疼,明明匕首送进的是对方的心脏,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心却感到欲死之痛。滔天的悔意涌上心头。
当王杰希倒下的那一刻,他本能地去搀扶,将他拥入怀中,任鲜血浸湿衣衫,他紧咬着唇。
王杰希却尽力张着嘴,说到:“看来是……我错了……”然后在方士谦充满悔恨的注视下闭上了双眼。方士谦眼中的泪才从眼眶中滑落,但是王杰希已经看不到了。

方士谦没有再回到他的组织,只是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暗中注视双方的战局。
原以为没有了王杰希,组织就会溃不成军,没想到啊,王杰希居然已经将一切谋划得彻彻底底,安排得妥妥当当,然后在他精心培育的高英杰手下把敌对组织剿灭得干干净净。

方士谦最终死在了枪林弹雨之下。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喃喃自语:
王杰希,你真tm行。我,信你信我!

再然后,梦醒了。
醒来的方士谦看了看睡在对面床上,背对着自己,睡着了的王杰希。在自己手上比了一个握刀的姿势,然后又看了看那毫无防备的背部……
切,继续睡觉!

2
王杰希做了个梦。

梦到自己和方士谦成了结拜兄弟。
在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他和他一身戎装熬过了多少腥风血雨。
后来他成了将军。他成了军医,前线军医。

在残酷的沙场上,没有什么是永久的……
在一次战役中,敌强我弱,加之内鬼作乱,军中人心惶惶,战斗更是力不从心,敌军甚至即将攻破了城墙。
在巨大的压力下,王杰希应付得越来越吃力。
他听见箭失破风向他袭来的声音,自己却无法分心应对,但是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只是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好险赶上了!”军医方士谦此时驾着骏马扛着斧子陷入战场。
“方士谦你这个军医怎么跑这儿来了!?”王杰希有些愠怒,“给我回去!”
“给我叫兄长!”方士谦一边挥舞着斧子吼道,“还有……别特么把老子当累赘!你以为老子是那种抛下兄弟自己逃的人吗?!你以为当初陪你洒热血的人是谁啊!”带着飞溅的血液,斧子锋利且坚定。
王杰希没有反驳。

毕竟单单千人面对数十万大军是不可能的,王杰希和方士谦逐渐体力不支,毕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们背对着背。
“看来今天是要栽在这儿了……”在血肉横飞之时,方士谦的声音忽然响起,“喂,杰希……还记得小时候那个玩笑吗?”方士谦的腹部被长枪贯穿,说的话也直喘气。
王杰希没有立即回答,他的眼前直发黑,过了一会儿才道:“如果你手上拿着刀……我会放心地把后背交付给彼此吗?”
“那么你的回答是?”
过了很久方士谦也没有能听见他的声音响起。彼此的默契已经告诉了他身后的人已经先走了。方士谦苦笑,顾自说道:“呵呵…杰希啊杰希……你用这么卑鄙的方法逃过回答么?你等着,我这就追到黄泉去逮你是问!”

梦醒。
王杰希心中五味杂陈。
梦中自己的答案是什么呢?
他看向对面床方士谦结实的后背,轻叹一声。

3
第二天是比赛。
在微草即将上场时……
“前辈。”“小队长。”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有些尴尬。
方士谦拍了拍王杰希的脸,借着2厘米的身高差凑到王杰希耳边,说:“杰希,把你的后背放心地交给我吧!”
王杰希先是一愣,笑着说:“士谦,你也是。”

把彼此交给彼此

信任就是凿破隔阂的镐子。

------------------
三更半夜亢奋爬起来码文我作死。
其实那个问题以我的理解有两个意思,就像文中那样,其实就是刀刃向里还是向外。
一个是对自己的人完全的信任,相信他(她)不会害自己的信任;另一个是相信对方的能力,相信他(她)不是自己的累赘,而是自己最锋利的剑刃,精神的支柱。
我觉得应该没有几个人能毫不犹豫地回答。

以及这个问题用字打出来好拗口啊!打了几遍了!
还有那个“我信你信”……就是“我相信你会相信我,把后背放心地交给我”的意思,好像越来越乱了= =
------------------------
当时我的回答是:谁知道呢……

评论(2)

热度(22)